彭加木失踪之谜事件_双鱼玉佩彭加木
首页 ufo事件正文

上过《走近科学》的中国UFO悬案“空中怪车”,真的与外星人有关吗?

有些人可能还不知道这个事 先科普一下

1994年12月1日凌晨3时许,贵阳市北郊18公里处的都溪林场附近的职工、居民被轰隆隆的响声惊 空中怪车醒,风速很急,并有发出红色和绿色强光的不明物体呼啸而过。 几分钟过后都溪林场马家塘林区方圆400多亩的松树林被成片拦腰截断,在一条断续长约3公里、宽150米至300米的带状四片区域里,只留下1.5米至4米高的树桩并且折断的树干与树冠大多都向西倾倒,长2公里的4个林区的一人高的粗大树干整齐排列在林场上。有的断树之间又有多棵安然无恙,个别几棵被连根拔起,周围一些小树有被擦伤的痕迹。

这些被折断的树木直径大多为20厘米至30厘米,高度都在20米左右。和都溪林场相距5公里的都拉营贵州铁道部车辆厂也同时遭到严重破坏,车辆厂区房顶的玻璃钢瓦被吸走,厂区砖砌围墙被推倒,地磅房的钢管柱被切断或压弯。50吨重的火车车厢位移了20余米远,其地势并不是下坡,而是略微有些上坡。除了在车辆厂夜间执行巡逻任务的厂区保卫人员被风卷起数米并在空中移动20多米落下且无任何损伤外,没有任何的人畜伤亡,高压输电线、电话、电缆线等均完好无恙。

空中怪车”事件轰动一时。有人认为它的出现是外星造物,有人认为是自然天象,由其引发的诸多猜测和调查在这几年间一直没有停止过。这起事件之所以多年来尤为引人关注,是由于人们对这一事件的原因始终争论不休,而各方专家的说法又没能找到一个圆满的答案来解释,于是出现了“空中怪车”事件是由UFO造成的,外星人曾经造访都溪林场的说法。此次事件也成为了中国神秘“UFO事件”之一,现遗址位于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天鹅湖森林公园境内。

1994年12月1日凌晨3时许,贵阳市北郊18公里处的都溪林场附近的职工、居民被轰隆隆的响声惊 空中怪车醒,风速很急,并有发出红色和绿色强光的不明物体呼啸而过。 几分钟过后都溪林场马家塘林区方圆400多亩的松树林被成片拦腰截断,在一条断续长约3公里、宽150米至300米的带状四片区域里,只留下1.5米至4米高的树桩并且折断的树干与树冠大多都向西倾倒,长2公里的4个林区的一人高的粗大树干整齐排列在林场上。有的断树之间又有多棵安然无恙,个别几棵被连根拔起,周围一些小树有被擦伤的痕迹。

这些被折断的树木直径大多为20厘米至30厘米,高度都在20米左右。和都溪林场相距5公里的都拉营贵州铁道部车辆厂也同时遭到严重破坏,车辆厂区房顶的玻璃钢瓦被吸走,厂区砖砌围墙被推倒,地磅房的钢管柱被切断或压弯。50吨重的火车车厢位移了20余米远,其地势并不是下坡,而是略微有些上坡。除了在车辆厂夜间执行巡逻任务的厂区保卫人员被风卷起数米并在空中移动20多米落下且无任何损伤外,没有任何的人畜伤亡,高压输电线、电话、电缆线等均完好无恙。

1994年底,贵阳北郊两个单位出现的离奇破坏事件引发了全国性的关注,据说,在那一年的11月30日凌晨,贵阳北郊都溪林场,电闪雷鸣之中,一些目击者看到天空有奇异现象出现,两团刺眼的强光发出比火车还要巨大的轰鸣声,裹挟着怪异的狂风将林场400多亩马尾松林迅速摧毁,与此同时,紧邻林场的铁道部贵阳车辆厂,当地人也叫做都拉营车辆厂的地方,也同样遭袭,这里除了断树毁房外,据说还留下了很多难以解释的奇异破坏现象。事发后,很多人认为当天晚上那个现象是一个不明飞行物,人们将它称作了贵阳空中怪车,而现场诸多的奇怪现象就是它破坏的,这种说法迅速遭到了另外一些调查者的反对,他们认为是自然现象,然而,据说现场的诸多离奇迹象又让他们无法证明自己的观点,以至于这一事件因为一时无法解释而成为了我国UFO事件史上一桩悬案,那么,事情的真实情况究竟是怎么样的,那天晚上真的有不明飞行物出现并袭击了这两个单位吗?

2004年12月,《走近科学》的记者赶赴贵阳就空中怪车事件开展调查,都溪林场是我们的第一站,据说,那里的破坏现象很离奇,贵阳空中怪车事件很多情况难以解释,真的是这样的吗?

徐忠波 : 马路这一侧当时是十多个塑料大棚,是一个苗圃,那么第二天以后我们看到这个,塑料大棚是完好无损的。完好无损的,马路的这一侧,是茂密的森林。一夜之间茂密的森林只剩下白花花的树桩。这片森林大概被毁掉了一共有400多亩。塑料大棚完好无损,这是一种什么现象呢?那么现在是整个400多亩森林,现在只剩下那几棵了,仅剩这几棵马尾松了。

解说:由于事发不久,林场就将主要灾害现场进行了清理,因此,我们只能通过当时的录像资料来了解破坏的情况,在录像带上我们可以看出,虽然有一些连根倒地的树木,但是,破坏现场的确是象徐忠波所说的那样,大片树木都是在一定的高度被折断的,断面不整齐,高度不一致,而折断的高度在这个林场仅存的一小片灾害保留地中可以更准确地感受到,在这里,记者看到,树木大都是在1米以上的高度断掉的,这种情况就与一般的风灾很不一样,按照常理,树木遇到强风,应该是绝大部分从根部倒掉的,为什么这次断树会是这样的样子呢?当时,这种情况曾作为奇异现象之一,而被调查人员加以研究,但是,在一段时间的勘查之后,人们便发现这并不奇怪。

徐忠波 : 大棚的这个高度是3米多高,因此它这个阻力应该是很大的,因为它是这个方向,这是东西方向,这个倒向是南北方向,这个力应该是南北方向的,那么这个大棚是东西方向,大棚都是3米多高,大棚还是完好无损的。

解说: 为什么前后的树木都被毁了,而唯独中间的塑料大棚完好无损,又为什么同在灾害区域的高压线和烟囱安然无恙,而树木和房屋却遭受损害了呢?离奇的灾害让人摸不着头脑,而接下来的情况同样让人难以理解。

首先,从破坏的现场来看,树木并不都是从那个割松香的地方断掉的。

其次,灾害是跳跃性前进的,整个破坏区域非常不连续,由西南到东北,断断续续地呈现出了4个区域,能够感觉到灾害在破坏了一个地方之后又跳过去破坏另一个地方,如果是风,一般都是席卷一片,什么风会这样跳着走呢?

第三,破坏还具有选择性,这是当时贵阳电视台拍摄的一段录像资料。

观众朋友,我身后是林溪山场的房屋,不明现象发生以后,烟囱和高压线都没有受损,但是你看前面的那片房屋它的房顶,就石棉瓦的房盖却不翼而飞

同样的选择性也表现在塑料大棚上,这是一张当时拍摄的照片,完好的塑料大棚和前后折断的树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解说:根据目击者的描述,那天晚上的声音却是比火车还要大的轰鸣声,这种情况对于球形闪电就难以解释,在调查中,记者了解到,在1995年,曾经由专业人士对现场目击者做过催眠试验,让目击者在催眠状态下回忆那次目击的情况,结果大多数目击者描述的目击时间竟然不超过10秒钟,由此,他们得出一个结论就是,在黑暗中的惊恐放大了他们的心理时间,那么,会不会那发出火车巨响的声音也可能是一个被恐惧放大了的概念呢。即便事情果真如此,那么,那个不明物体运行的距离也不好解释,因为从林场的发生地点到车辆厂的目击地点,直线距离有四公里,是什么力量能将一个出现时间不到十秒钟的球形闪电一下子移动那么远的距离呢?从当天晚上的情况看,有特别猛烈的大风经过,速度很快的大风能不能将球状闪电运送那么远呢?这个问题郄秀书也无法明确回答。而且,即便是球形闪电,那么裹挟它运动的大风又怎么给那两个单位造成了奇异的破坏呢,一时调查者很难说清。

解说:不明飞行物是一种客观存在,但它并不像人们通常想象的那样,、一定是一种人类还未知的飞行器或什么探测装置,不明飞行物也可能是人类还未知的一种自然现象,而在贵阳空中怪车事件的调查中,认为是不明飞行物所致的调查者则更愿意在飞行器这个意义上去对贵阳的灾害进行推想,甚至有的调查者在对现场灾害进行确认之后,还在相关场合发表了空中怪车事件是UFO向地球人显示其威力的言论,此言一出,舆论大哗,迅速遭到了反驳。

主持人:贵阳空中怪车事件随着记者的调查深入变得越来越复杂了,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真的和不明飞行物有关吗,灾害真的像一些调查者说的那样超出了我们人类科技的认知而变得不可解释了吗,它究竟是一种自然现象呢还是一种非自然现象呢?1995年7月,当时的中国UFO研究会在前期贵阳考察的基础之上,在北京邀请了多位知名专家对贵阳空中怪车的性质做了研讨,形成了对贵阳灾害的主流判断意见

从未公开的“空中怪车”第五区域

UFO的中文规范译名是“不明飞行物”,大体分为四类:已知现象的误认;未知自然现象;未知自然生物;第四类是指有明显智能飞行能力,而非地球人所制造的飞行器,即我们常说的飞碟。在全国及国外所有UFO调查中,人们只知道中国UFO三大悬案之一的“空中怪车”事件被破坏林区仅有4个区域,面积达400亩。胡其国公布的第五区域让所有知情者吃惊,因为根据现场目击也没有第五区域,但胡其国向记者介绍了他的有力证据和封存事实原因。1995年2月7日,胡其国再次对都溪林场UFO遗迹进行考察。本次考察重点为都溪国营林场相邻的尖坡林场和都溪村民组林场,即被UFO破坏的3号林区和4号林区。据胡其国介绍,考察时,他发现离4号区域不远的尖坡林场有个5号区域,约30亩树林被UFO自1.5米至两米处向东折断,唯林场中间两棵相距1米、高12米的松树毫发未损,其余部分树连根拔起,从尖坡林场全部被毁树木倒伏方向时东时南和树间距离来判断,UFO在林间作机动飞行。当时,根据UFO行进路线从林化厂毁坏大批树木跨越公路进入尖坡坡上林地边缘,发现一直径25厘米老树桩烧焦呈炭状,树桩周围无围绕树桩烧火痕迹,且树桩只有高温才能炭化。相距不远,在一棵被UFO折断的断树旁边,一棵直径25厘米的松树南侧有两米高被烧焦,树根周围树皮烧焦呈炭化状,炭化痕迹明显是刚烧焦不久的新痕迹,未被雨水冲刷和风化。树桩四周有一直径1.2米左右被烧焦的土壤圆形,土壤及土壤中松针烧焦达3厘米厚。周围无任何明火燃烧痕迹,烧焦的土壤上散落着枯松针。可以肯定是UFO在两米高度侧飞时悬停在该树南侧上空,致使南侧树皮被烧焦呈炭化状,树桩周围土壤呈圆形被烧焦深达3厘米厚。在UFO破坏的5号林区,大片树木被折断,此地一直没有被人发现,所以专家组一行决定隐瞒,不准报道,以免破坏现场。胡其国说,这是他此次考察最大的收获。

UFO二度光临都溪林场

就在记者了解完“空中怪车”的第五区域事件后,胡其国又向记者托出骇人听闻:UFO曾二度光临都溪林场,且其长度为500米左右。据胡其国介绍,1995年初,贵州UFO研究会邀请中国UFO协会专家来贵阳调查都溪林场“空中怪车”事件,大家根据现场的种种迹象推断,“空中怪车”就是飞碟类的不明飞行物,应该是地外文明所致。由于当时内部有一些人不同意这种看法,专家当天晚上就在当时的都拉营车辆厂的招待所开会讨论,会议开到深夜2点多钟,大家才带着疲惫的身体回房睡觉。醒来时,值班民警和招待所服务员议论纷纷,向专家说出了一条爆炸性的新闻,说头天晚上又有不明飞行物飞过,并且不是一个人看见。这个飞行物呈长方形,长度从车辆厂中门到后门约数百米,厚度约3米左右,整个飞行物发绿光,无声、缓慢飞过车辆厂上空。当夜有值班民警、巡逻民警多人目睹。专家们听了既兴奋又遗憾,立即就地对此事展开调查,将其列入中国UFOX档案。中国UFO研究会专家组采访了目击人并作了录音摄像。胡其国说,由于当时省UFO协会专家在场,中国UFO协会专家也在场,认为没有必要再去作相关的宣传,目的是研究,不在于宣传炒作,所以这事中国UFO协会备了案,没作再多的理会。

飞机被不明飞行物拦截迫降

1995年2月9日,中原航空公司737包机从广州飞贵阳,9点04分到达磊庄110度方向的贵定航路上,飞机在4200米高度,航速800—900公里。机上最先进的美国防相撞报警装置闪光报警,机上雷达发现前方1—2海里有一不明飞行物同高度拦截飞机,不明飞行物在雷达上为一亮点,起初为菱形,后变为圆形,离飞机近时报警强烈,时而在左前方,时而在右前方。机长通知塔台,塔台立即要求空军打开远程雷达监视并报告了民航管运。飞机在躲避不掉不明飞行物后,压杆降低飞行高度后着陆。这一事件,在当时被列为我国的航空及军事机密,一直封存。过后不久,贵州UFO研究会理事会常务理事、秘书长胡其国和另外两名专家从学术研究角度,分别走访了中原航空公司、空军贵阳分区等单位的值班领导证实了此事,同时将研究事件作为机密事件严格保守。时任职省民航安全监察处的曹科远说,飞行本应在磊庄停机40分钟返回广州,因飞机被FO跟踪,害怕升空后UFO回来被UFO拦截,拖延起飞一个多小时。因乘客抱怨飞机不能正点起飞,在空军雷达证实UFO轨迹到机场后离开航路飞到独山空域(雷达回波为一小黑点)消失,机场决定飞机以最快速度起飞并升至4200米云上高度离开。时任空军贵阳分区管制中心主任的李明说,同时,广州空军、南海空军、云南祥云雷达45团同天也发现不明飞行物。贵州UFO研究会把这事与都溪林场事件联系起来,发现其中有莫大的联系。

地磅房脚印能让“时间停住”

1995年2月2日,贵州UFO研究会副理事长胡其国、吴汝霖到都拉营贵阳车辆厂采访专门从事电力工作的于永波,因为“空中怪车”事件发生后,在于永波等人的身上发生了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在1994年11月30日都溪林场“空中怪车”事件发生的第二天,车辆厂有职工发现办公室的门连锁耳被拉脱,早上发现外面水泥地上有一圆形烧黑痕迹,直径约60厘米。后来大家用拖把擦掉了,但是仍可清楚看见地上有5个半弧形的“龙爪印”,直径约20厘米,其间还有12个小印迹,印迹平整光滑。

过后不久,于永波在材料库房“龙爪印”那里站了20分钟,下班电铃响时发现手表慢了20分钟。据于永波描述:“我手表一直走得很准,我怀疑是那‘龙爪印’的影响,下午又去把手表放在地上4分钟,手表又慢了4分钟。”而把手表放在“龙爪印”印外测试,无任何异常。

为了辨明事实真相,贵州UFO研究会专家全面展开调查。1995年2月底,胡其国再次来到于永波所说的“龙爪印”的地方拍照,停留了2分钟,下午5点25分乘火车回贵定,车开时发现手表慢了15分钟,他猜测是受飞碟着陆痕迹的影响。对于这一现象,胡其国觉得很正常,因为它也可以作为“空中怪车”就是飞碟的有力证据。据胡其国介绍,多年的研究表明,飞碟经过往往会留下强磁场,受磁场干扰,手表变慢或不走,罗盘失灵等等现象就不难解释了。

但是这一现象在当时同属“绝密”。各个学科的专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都纷纷从本专业的角度作出解释。因为没有直接证据,当时分为两派,自然现象说在当时占主流,说是什么龙卷风、击暴流、球状闪电等等。而根据贵州70年没有龙卷风,现场现象不符合龙卷风、击暴流、球状闪电等等自然现象行为,加上人们对科学研究的进一步深入,飞碟再度“浮出水面”。

另据证实,现象发生的第3天、第5天、第7天,贵阳电视台记者陶泉川、周晓茜到都溪林场断树区拍摄,贵阳电视台记者邹兴华和贵阳晚报记者罗万雄到现场拍照,贵州大学物理系实验师和贵州科学院新技术所研究员马瑞安等带地磁仪去现场测量,结果是摄像机被磁化,金属片挡住镜头;同一相机和胶卷,冲洗胶卷时发现现场拍的被自动曝光,在现场外拍的则有影像;地磁仪也失灵了。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ufool.cn/5426.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24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